讼也  > 所属分类  >  法律问答   
编辑

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但未经物权登记,能否对抗第三人债权?

更新时间:2021-09-22   浏览次数:3308 次 标签: 物权变动 夫妻财产分割协议 物权效力

文章摘要:

【要旨】夫妻双方所签离婚协议中对不动产归属的约定未经登记并不直接发生物权变动效果,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归属的约定未经登记不具有对抗外部第三人债权的法律效力,除非第三人知道该约定。

文章摘要2:

【注解】离婚协议约定房子归一方所有且已经登记在一方名下,另一方无须另行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即对该屋享有所有权,如不存在恶意串通规避债务的情形可以依法对抗强制执行。

目录

问题 回目录

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但未经物权登记,能否对抗第三人债权?

解答 回目录

首先,该问题实质在于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未经物权登记能否直接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如果离婚协议约定的财产归属能够直接产生物权变动结果,即具有对抗第三人债权的物权效力;如果不能,则不具有对抗第三人债权的物权效力。

《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但未经物权登记的,原则上未经登记不发生物权效力,关键看是否存在“法律另有规定”的情形。

《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根据该规定,夫妻可以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但是该约定只是“对双方具有约束力”,言外之意对第三人不具有约束力;如欲对第三人产生约束力,则必须以“第三人知道该约定”为条件。

因此,从《婚姻法》第19条规定来看,并没有明确该条款属于《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法律另有规定”之未经登记发生物权效力的情形,也难以得出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能够对抗第三人债权的结论。相反,《婚姻法》第19条第3款明确规定夫妻财产约定以“第三人知道该约定”为对抗条件,否则只能在夫妻之间产生约束力。

目前司法实践中存在支持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未经物权登记能够对抗第三人债权的相关判例,典型的判例如:北京大兴法院判决王某英诉王某琪、赵某阳执行异议之诉案——基于夫妻财产约定的不动产物权在未经登记下的司法保护》【案号:(2016)京0115民初11974号臧旭霞执行异议审查案【案号: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0)越法刑执异字第227-1号;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执复议字第101号】、《天津众兴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与郝佩琪、包头市普兴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普盛能源有限公司、刘涛、康胜军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内民一终字第00158号】、《五莲汇丰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庞振花等典当纠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鲁民一终字第150号】等。 

值得关注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2017年第3期刊登的公报案例《付金华诉吕秋白、刘剑锋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该案例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尤其值得引起关注。在该公报案例中法院认为:“根据我国《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变动原则上以登记完成为生效要件。夫妻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对不动产归属的约定并不直接发生物权变动的效果,一方仅可基于债权请求权向对方主张履行房屋产权变更登记的契约义务。在不动产产权人未依法变更的情况下,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归属的约定不具有对抗外部第三人债权的法律效力。”

因此,离婚协议约定财产归一方所有但未经物权登记的,不发生物权效力,但对内具有约束力(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14年第12期(总第218期)刊登的公报案例唐某诉李某某、唐某乙法定继承纠纷案),对第三人债权不具有对抗效力,除非第三人知道该约定。

陈其象律师提示 回目录

夫妻双方所签离婚协议中对不动产归属的约定未经登记并不直接发生物权变动效果,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归属的约定未经登记不具有对抗外部第三人债权的法律效力,除非第三人知道该约定。

法条链接 回目录

《物权法》

   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登记生效以及所有权可不登记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依法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可以不登记。


《婚姻法》

    第十九条 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经典案例1 回目录

·唐某诉李某某、唐某乙法定继承纠纷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14年第12期(总第218期)】

【裁判摘要】夫妻之间达成的婚内财产分割协议是双方通过订立契约对采取何种夫妻财产制所作的约定,是双方协商一致对家庭财产进行内部分配的结果,在不涉及婚姻家庭以外第三人利益的情况下,应当尊重夫妻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按照双方达成的婚内财产分割协议履行,优先保护事实物权人,不宜以产权登记作为确认不动产权属的唯一依据。

·付金华诉吕秋白、刘剑锋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第3期(总第245期)】

【裁判摘要】根据我国《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变动原则上以登记完成为生效要件。夫妻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对不动产归属的约定并不直接发生物权变动的效果,一方仅可基于债权请求权向对方主张履行房屋产权变更登记的契约义务。在不动产产权人未依法变更的情况下,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归属的约定不具有对抗外部第三人债权的法律效力。

经典案例2 回目录

·关鸿芳、王道和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6088号

【裁判摘要1】邵某某在与关某某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自己名义购买案涉房屋并登记在自己名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该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关某某与邵某某所签《离婚协议书》的落款日期为2011年8月4日,并经民政部门备案,该《离婚协议书》真实可信。关某某与邵某某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案涉房屋归关某某所有,属于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合法处分,真实有效,关某某可根据约定向不动产登记机关请求变更登记。《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共有人关于共有财产归属的约定并不必然导致不动产所有权的变动。关某某请求确认不动产物权已发生变动,最终取决于是否在不动产登记机关办理了合法有效的权属变更。关某某直接通过本案诉讼的方式请求确认案涉房屋归其所有的条件并不完备。因此,原审法院对关某某请求确认其对案涉房产享有所有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裁判摘要2】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分析异议人所主张的权益内容及影响,属于执行异议之诉案件的审查范围。首先,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关某某与邵某某于2011年8月4日签订《离婚协议书》并登记离婚,该《离婚协议书》备案于婚姻登记部门,具有法定效力。王谋和与邵某某债权债务发生于2014年9月29日,即关某某与邵某某离婚3年后。关某某再审审查中提及邵某某在与关某某离婚后、债务发生前已与郑某某结婚。王某和对关某某前述主张并未提出异议,该情形可以合理排除关某某与邵某某具有恶意串通逃避债务的主观故意。虽然王某和提出关某某与邵某某协议离婚涉嫌转移财产、逃避债务,但未举示相应证据,不能予以认定。其次,根据《离婚协议书》,关某某取得了对案涉房屋所享有的请求过户登记的权利,但因双方离婚时约定案涉房产在双方子女邵某某18周岁后归邵某某所有,而《离婚协议书》未约定子女抚养费负担。从家庭伦理及善良风俗的常理判断,关某某关于由男方负责出租房屋,租金用于邵某某生活学习使用,以及邵某某因出国留学及未满18周岁,因而未过户的陈述,较为符合情理,不能就此径行认定关某某存在严重主观过错。因此,原审法院仅以关某某未办理产权登记、不涉及其生活保障以及未占有案涉房屋为由,驳回关某某诉请,依据不足。

·孙莉与安松阳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再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摘要】第一,本案系配偶一方依据离婚财产分割协议请求排除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房产的执行,并非基于房屋买卖关系提出的排除执行请求,不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进行审理。配偶依据离婚协议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排除执行的,人民法院应综合审查认定配偶与被执行人之间就涉案标的所形成的基础法律关系,并以此为基础判断配偶对涉案标的是否享有足以排除执行的合法权益,而非仅仅凭借涉案标的的权利外观判断是否应予执行。二审法院径自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仅凭涉案房屋的物权登记认定孙莉对涉案房屋不享有排除执行的合法权益,认定事实不清且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第二,人民法院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房产采取执行措施,被执行人的原配偶以双方已经离婚且案涉房屋已经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约定归其所有为由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如其提供证据能够证明其对未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没有过错,且离婚财产分割行为早于执行依据所确定的债务形成时间的,应予支持。

·严某某第三人撤销之诉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最高法民申1637号

【裁判要旨】《物权法》第九条(《民法典》第209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四条(《民法典》第208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效力。夫妻在离婚协议中约定房屋归子女所有,但在协议签订后并未将房屋变更登记至子女名下的,现该子女仅凭上述约定而主张房屋所有权依据不足,该房屋并未发生物权变动。

·霍某某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其他民事民事裁定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1530号

【裁判要旨】作为被执行标的物的房屋,在男女双方协议离婚时,已约定归一方所有。因房屋本来就登记在该一方名下,故无须另行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其即对案涉房屋享有所有权。在执行申请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证明上述离婚协议存在恶意串通规避债务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判令不得执行该房屋并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