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讼也  > 所属分类  >  民商专题精解   

民事再审事由

更新时间:2024-03-09   浏览次数:8139 次 标签: 调解书再审 遗漏诉讼请求 诉讼调解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 审判组织违法 审判组织不合法 提前泄露判决结果 审限 审理期限 新的证据 案件基本事实错误 主要证据伪造 主要证据未经质证 申请调查收集主要证据未依职权调查收集 适用法律错误 当事人未合法参加诉讼 不当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 裁判本身技术性错误 裁判依据错误 审判人员违法犯罪

文章摘要:

民事再审事由(申请再审事由)是指法院审查应否启动民事再审程序的理由、根据(开再审程序之门的钥匙、客观性要求)。
【注解1】二审判决书未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属于文书制作重大错误但不属于二审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4325号
【注解2】送达程序是否违法并非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6470号
【注解3】(1)是否违反级别管辖、是否超审限不属于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2944号;(2)超审限一般不构成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最高法行申5665号;(3)超审限不属于申请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1927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3)民申字第348号;(4)案件级别管辖问题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应予再审的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32号
【注解4】(1)民事诉讼法对调解书进行再审的前提条件只有两个,一个是调解违背自愿原则,另一个是违反法律规定;(2)以主体不适格为由撤销原一审调解书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参考案例: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辽民再531号
【注解5】(1)未经质证证据并非原审判决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当事人以原审证据未经质证为由申请再审不予支持。——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2274号;(2)未经质证的证据并非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不构成主要证据未经质证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2204号
【注解6】免证事实无须质证,未经质证不属于再审事由。——参考案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鲁民申1734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冀民申10014号
【注解7】原审认定构成重复起诉依据的一审未生效裁判文书并非生效裁判,即使该法律文书被撤销也不属于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1262号

文章摘要2:

【注解8】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1)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必须是生效裁判、仲裁裁决或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外;(2)还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A.原判决、裁定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系依据上述法律文书作出的,如果该法律文书不涉及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认定,则不构成该项再审事由;B.上述法律文书已经被依法撤销或变更,导致认定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依据丧失。——参考案例: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黔民申649号
【注解9】(1)案件生效判决与该审判人员的违法行为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不属于审判人员违法犯罪再审事由。——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3145号
【注解10】(1)审判人员在审理某具体案件的过程中如实施了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只有该案件的当事人能够以此为由申请再审;(2)审判人员在某一案件中的枉法行为与其承办的其他案件的处理结果之间并不存在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该审判人员所承办的其他案件的当事人并不能以此为由申请再审。——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2)民申字第1480号
【注解11】再审申请书中对再审事由并未提出具体的理由,也未就原裁定认定的事实提出异议,故该再审事由不成立。——参考案例: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浙民申2547号

目录

概念 回目录

民事再审事由(申请再审事由)是指法院审查应否启动民事再审程序的理由、根据(开再审程序之门的钥匙、客观性要求)。 

申请裁判再审事由 回目录

申请裁判再审事由新法删除旧法管辖错误事由、程序性兜底事由。

1.新的证据再审事由——是指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2.民事案件基本事实错误再审事由——是指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案件基本事实(主要事实、直接事实)是指民(商)事实体法规定的据以确定当事人之间民事法律关系性质、各自权利义务、民事责任等主要内容的事实:对原裁判的结果有实质影响、用以确定当事人主体资格、案件性质、具体权利义务和民事责任等主要内容所依据的事实,法院应当认定为“基本事实”。

(2)缺乏证据证明是指缺乏能够证明案件基本事实所必不可少的证据(缺乏认定案件所需要的及基本证据、主要证据)。 

【解读】

(1)裁判认定的次要事实(间接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不宜纳入引发再审事由范围;

(2)缺乏证据证明不同于证据不足:证据不足一般认为是指用证据证明的法律事实没有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 

3.主要证据伪造再审事由——是指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1)主要证据是指能够证明案件基本事实、具有足够证明力且必不可少的证据:主要证据是证明案件基本事实的证据、证明力强、不可缺少的证据;

(2)次要证据、补强证据伪造不属于再审事由。

【解读】主要证据伪造再审事由必须同时满足两个要件:

(1)有充分证据证明原审证据系伪造;

(2)该被伪造的证据是认定案件基本事实所必不可少的主要证据。

4.主要证据未经质证再审事由——是指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1)证据未经质证;

(2)未经质证的证据是认定案件基本事实所需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主要证据成为裁判认定事实的依据)。

【解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89条规定:“当事人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在原审中拒绝发表质证意见或者质证中未对证据发表质证意见的,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未经质证的情形。”

【理解与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是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如果不是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即使未经质证,也不属于本项规定的再审事由,不应当再审。——沈德咏主编、最高人民法院修改后民事诉讼法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编著:《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年版,第1029页

5.申请调查收集主要证据未依职权调查收集再审事由——是指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1)主要证据(法院认定案件基本事实所必须的证据)经申请未调查收集可以成为申请再审事由;

(2)次要证据、补强证据(间接、辅助证据)经申请未调查收集不能成为申请再审事由:

A.次要证据是指证明主要事实之外的其他事实的证据;

B.补强证据是指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用于补充主要证据以加强和确认其证明力的证据。

【解读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对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是指人民法院认定案件基本事实所必须的证据。 

【解读2】根据《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19条之规定,当事人以此事由申请再审的,应当在原审中就人民法院不予准许申请复议过;至于有证据证明人民法院不予准许,未向当事人或其诉讼代理人送达通知书的,则另当别论。

【解读3】本项事由成立要件:(1)申请调查收集的应是主要证据;(2)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调查收集;(3)当事人应提交书面申请;(4)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

6.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再审事由——是指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1)适用的法律与案件性质明显不符的;

(2)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法律规定的;

(3)适用已经失效或尚未施行的法律的;

(4)违反法律溯及力规定的;

(5)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6)明显违背立法本意的。

7.审判组织违法再审事由——是指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8.当事人未合法参加诉讼再审事由——是指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1)无诉讼行为能力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的;

(2)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必要共同诉讼),因不能归责于本人、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解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422条规定:

(1)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A.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八项规定,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备注:不变期间)内申请再审;

B.但符合本解释第423条规定情形的[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案外人对驳回其执行异议的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执行异议裁定送达之日起六个月(备注:不变期间)内,向作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除外。

(2)法院因当事人申请而裁定再审:

A.按照第一审程序再审的:应当追加其为当事人,作出新的判决、裁定;

B.按照第二审程序再审,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发回重审,重审时应追加其为当事人。

9.不当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再审事由——不当剥夺(非限制)当事人辩论权利再审事由,是指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1)原审开庭过程中审判人员不允许当事人行使辩论权利、以不送达起诉状副本或上诉状副本等其他方式,致使当事人无法行使辩论权利的情形;

(2)但依法缺席审理,依法径行判决、裁定的除外。 

【解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91条规定,原审开庭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九项规定的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

(1)不允许当事人发表辩论意见的;

(2)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审理的;

(3)违反法律规定送达起诉状副本或者上诉状副本,致使当事人无法行使辩论权利的;

(4)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其他情形。

10.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再审事由——指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11.裁判本身技术性错误再审事由——是指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原裁判遗漏诉讼请求的;

(2)原裁判超出诉讼请求的。

【解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92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一项规定的诉讼请求,包括一审诉讼请求、二审上诉请求,但当事人未对一审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提起上诉的除外。”

12.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是指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原裁判对基本事实、案件性质的认定系根据其他法律文书作出,而上述其他法律文书被撤销、变更的情形。

【解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93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十二项规定的法律文书包括:

(1)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

(2)发生法律效力的仲裁裁决书;

(3)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

【注解】当事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12项规定的事由申请再审的,除了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必须是生效裁判、仲裁裁决或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外,还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原判决、裁定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系依据上述法律文书作出的,如果该法律文书不涉及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认定,则不构成该项再审事由;二是上述法律文书已经被依法撤销或变更,导致认定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依据丧失。——参考案例: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黔民申649号

13.审判人员违法犯罪再审事由——是指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指查证属实)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该行为已经相关刑事法律文书或者纪律处分决定确认的情形。

(1)适用的对象必须是审判人员;

(2)审判人员实施了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3)审判人员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实施了上述行为。

【解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94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三项规定的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是指已经由生效刑事法律文书或者纪律处分决定所确认的行为。”

申请调解书再审事由 回目录

1.调解违反自愿原则;

2.调解协议的内容违反法律:

(1)调解协议内容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利益;

(2)调解协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 

陈其象律师提示1 回目录

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案外人对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确定的执行标的物主张权利,且无法提起新的诉讼解决争议的,可以在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后二年内,或者自知道或应当知道利益被损害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作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的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②《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八)项“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不包括案外人。

陈其象律师提示2:小额诉讼案件适用再审规定(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426条) 回目录

对小额诉讼案件的判决、裁定:

①当事人以民事诉讼法第200条规定的事由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受理。

A.申请再审事由成立的——应当裁定再审,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B.作出的再审判决、裁定,当事人不得上诉。

②当事人以不应按小额诉讼案件审理为由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受理。

A.理由成立的,应当裁定再审,组成合议庭审理。

B.作出的再审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

陈其象律师提示3:当事人对合同效力认识错误不等于调解内容违法 回目录

依《民事诉讼法》规定,对已生效民事调解书申请再审事由,应为调解违反自愿原则,或调解协议内容违反法律规定。审限延长与本案调解是否违背自愿原则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当事人在调解协议中对合同效力的认识错误不等于调解协议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对调解书申请再审事由的认定与处理——北京国益大同电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中国航天工业供销华北公司其他所有权及与所有权相关权利纠纷申请再审案》,载《立案工作指导》(2011年第2辑)(总第29辑)

法条链接 回目录

《民事诉讼法》(2021年修正)

  第二百零六条 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

  第二百零七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第二百零八条 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提出证据证明调解违反自愿原则或者调解协议的内容违反法律的,可以申请再审。经人民法院审查属实的,应当再审。

  第二百零九条 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解除婚姻关系的判决、调解书,不得申请再审。


《民事诉讼法》(旧)

  第一百九十九条【当事人申请再审权利及申请再审管辖、效力】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

  第二百条【再审事由】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新的证据再审事由】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案件基本事实错误再审事由】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主要证据伪造再审事由】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主要证据未经质证再审事由】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申请调查收集主要证据未依职权调查收集再审事由】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适用法律错误再审事由】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旧法:(七)违反法律规定,管辖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违法再审事由】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当事人未合法参加诉讼再审事由】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不当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再审事由】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再审事由】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裁判本身技术性错误再审事由】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违法犯罪再审事由】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旧法第二款规定“对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情形,或者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七条 再审申请人提供的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基本事实或者裁判结果错误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

  对于符合前款规定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再审申请人说明其逾期提供该证据的理由;拒不说明理由或者理由不成立的,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和本解释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处理。

  第三百八十八条 再审申请人证明其提交的新的证据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逾期提供证据的理由成立:

  (一)在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存在,因客观原因于庭审结束后才发现的;

  (二)在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

  (三)在原审庭审结束后形成,无法据此另行提起诉讼的。

  再审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在原审中已经提供,原审人民法院未组织质证且未作为裁判根据的,视为逾期提供证据的理由成立,但原审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不予采纳的除外。

  第三百八十九条 当事人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在原审中拒绝发表质证意见或者质证中未对证据发表质证意见的,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未经质证的情形。

  第三百九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判决、裁定结果错误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一)适用的法律与案件性质明显不符的;

  (二)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

  (三)适用已经失效或者尚未施行的法律的;

  (四)违反法律溯及力规定的;

  (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六)明显违背立法原意的。

  第三百九十一条 原审开庭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九项规定的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

  (一)不允许当事人发表辩论意见的;

  (二)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审理的;

  (三)违反法律规定送达起诉状副本或者上诉状副本,致使当事人无法行使辩论权利的;

  (四)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其他情形。

  第三百九十二条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一项规定的诉讼请求,包括一审诉讼请求、二审上诉请求,但当事人未对一审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提起上诉的除外。

  第三百九十三条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规定的法律文书包括:

  (一)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

  (二)发生法律效力的仲裁裁决书;

  (三)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

  第三百九十四条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三项规定的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是指已经由生效刑事法律文书或者纪律处分决定所确认的行为。

  第四百二十二条 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八项规定,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备注:不变期间)内申请再审,但符合本解释第四百二十三条规定情形的除外。

  人民法院因前款规定的当事人申请而裁定再审,按照第一审程序再审的,应当追加其为当事人,作出新的判决、裁定;按照第二审程序再审,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发回重审,重审时应追加其为当事人。

  第四百二十三条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案外人对驳回其执行异议的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执行异议裁定送达之日起六个月(备注:不变期间)内,向作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第四百二十六条 对小额诉讼案件的判决、裁定,当事人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事由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申请再审事由成立的,应当裁定再审,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作出的再审判决、裁定,当事人不得上诉。

  当事人以不应按小额诉讼案件审理为由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理由成立的,应当裁定再审,组成合议庭审理。作出的再审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再审新的证据】申请再审人提交下列证据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

  (一)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 

  (二)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 

  (三)原审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 

  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 

  第十一条【民事案件基本事实范围】对原判决、裁定的结果有实质影响、用以确定当事人主体资格、案件性质、具体权利义务和民事责任等主要内容所依据的事实,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基本事实”。 

  第十二条【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的认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对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是指人民法院认定案件基本事实所必须的证据。 

  第十三条【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认定】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的“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一)适用的法律与案件性质明显不符的; 

  (二)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

  (三)适用已经失效或尚未施行的法律的; 

  (四)违反法律溯及力规定的;

  (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六)明显违背立法本意的。 

  第十四条【管辖错误的认定】违反专属管辖、专门管辖规定以及其他严重违法行使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管辖错误”。 

  第十五条【剥夺当事人辩论权的认定】原审开庭过程中审判人员不允许当事人行使辩论权利,或者以不送达起诉状副本或上诉状副本等其他方式,致使当事人无法行使辩论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十)项规定的“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但依法缺席审理,依法径行判决、裁定的除外。 

  第十六条【原裁判依据的法律文书被撤销/变更的认定】原判决、裁定对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认定系根据其他法律文书作出,而上述其他法律文书被撤销或变更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十三)项规定的情形。 

  第十七条【其他违反法定程序的认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情形”,是指除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以及第(七)项至第(十二)项之外的其他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导致案件裁判结果错误的情形。

    第十八条【审判人员职务违法犯罪行为认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是指该行为已经相关刑事法律文书或者纪律处分决定确认的情形。

   第三十条【法院依职权启动再审】当事人未申请再审、人民检察院未抗诉的案件,人民法院发现原判决、裁定、调解协议有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确有错误情形的,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修改后第198条]的规定提起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十九条【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期限及复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不得迟于举证期限届满前七日。

   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申请不予准许的,应当向当事人或其诉讼代理人送达通知书。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可以在收到通知书的次日起三日内向受理申请的人民法院书面申请复议一次。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复议申请之日起五日内作出答复。


第一次全国民事再审审查工作会议纪要

  20. 人民法院审查民事申请再审案件,应当区分再审事由类型,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准确掌握再审事由成立的条件。

  原判决、裁定存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七)项至第(十三)项以及该条第二款规定情形的,应当认定再审事由成立。

  当事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六)项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判断再审事由是否成立,应当审查原判决、裁定在证据采信、事实认定、法律适用方面是否存在影响基本事实、案件性质、裁判结果等情形。

  23.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审卷宗中的庭审笔录、证据交换笔录、答辩意见、代理词等材料判断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否未经质证。

  申请再审人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在原审拒绝发表质证意见,又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申请再审的,不予支持。

  25.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的情形:

  (1)人民陪审员独任审理的;

  (2)应当组成合议庭审理的案件采用独任制审理的;

  (3)合议庭成员曾参加同一案件一审、二审或者再审程序审理的;

  (4)参加开庭的审判组织成员与参加合议、在判决书、裁定书上署名的审判组织成员不一致的,但依法变更审判组织成员的除外;

  (5)变更审判组织成员未依法告知当事人的;

  (6)其他属于审判组织不合法的情形。

  26.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二款规定的“审判人员”包括参加一审、二审、再审程序审理的审判人员。

  27.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十二)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超出诉讼请求的情形,包括遗漏或超出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的反诉请求,二审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申请再审人的再审请求。

  28.当事人同时提出确认之诉和给付之诉,且确认之诉是给付之诉前提条件的,原判决在主文里仅对给付之诉作出判定,但在判决理由中对确认之诉进行了分析认定的,不属于遗漏诉讼请求的情形。

经典案例 回目录

·贵阳华宇石化产品有限公司与茂名市穗深发展有限公司联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案

【提示】代理人身份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属于再审事由。

【裁判摘要】华宇公司认为,穗深公司在二审中的代理人熊健从法院离任未满两年,便以律师身份担任被申请人的代理人违反了法定程序,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对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裁判、判决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的规定。首先,在一审中,熊健并不是穗深公司的代理律师,在二审中熊健虽作为穗深公司的代理律师,但华宇公司未证明其在二审中对其代理人身份提出过异议,法院对此未予查明并无不当。其次,即使熊健的代理行为存在华宇公司主张的情况,代理人身份问题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再审事由。第三,根据前述分析,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案不存在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情形。因此华宇公司的该项申请理由不成立。 

·武汉中联证券劳动服务公司与港澳祥庆实业返还财产纠纷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7年第5期】

【裁判摘要】

  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根据当事人自愿进行调解的,也必须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

  二、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当事人虽然没有申请再审,但损害了案外人的合法权益,人民法院发现确有错误,必须进行再审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

·沈阳银基企业有限公司与沈阳市物资回收总公司、沈阳银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资产转让协议纠纷案  

【裁判要旨】生效调解书所确定的债务数额与实际数额不一致时,再审判决可根据当事人调解时的真实意思表示据实调整。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峡夷陵支行与宜昌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有限公司存单兑付纠纷案  

【提示】一方隐瞒事实的调解协议属违反自愿原则,应再审。

【裁判要旨】一方当事人隐瞒事实,使另一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调解协议,另一方以调解违反自愿原则申请再审的,应予支持。

·辽宁建和中恒钢铁贸易有限公司与沈阳神羊游乐园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上诉案

【裁判要旨】

①基于产生调解协议的诉讼程序存在不合法之处,未开庭调查案件事实,未查清事实,对债权真实性、合法性未作审查,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85条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进行调解的规定,法院可依当事人申请,对调解书进行再审。

②生效调解书确认的违约金过高的,可申请再审调整。

【裁判摘要】基于产生调解协议的诉讼程序存在不合法之处,没有开庭调查案件事实,没有查清事实,对本案债权的真实性、合法性未作审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进行调解的规定。同时,本案当事人之间欠款纠纷,既包括拖欠货款,也包括拖欠借款。对于企业之间借款,在目前法律框架下仍应认定无效,当事人之间约定利息及违约金不能得到支持。另一方面,原审法院调解书的基础为当事人之间调解协议,而调解协议是根据神羊公司与建和中恒公司于2007年4月17日签订的两份《还款协议》而来。其中,对于借款行为的还款协议,经查证建和中恒公司拆借给神羊公司的借款本金只有1180万元,其他借款因缺乏确切交付凭证不能认定,此结论也得到双方当事人的认可,而该还款协议却确认双方此时已借款4296万元,明显与事实不符。其次,对于当事人拖欠货款本金、利息如何计算而来,还款协议并没有附相应的计算依据和清单,只是确认所欠货款50019644.16元,该数额亦缺乏事实依据。况且,在原审法院对其民事调解书已经撤销的基础上,本院维持原审法院对其调解书效力所作的认定。

·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静安支行与朱永伟借款合同纠纷案——判决理由既判力的再认识  

【裁判要旨】从再审利益、法条文义解释、权利救济需要以及判决理由性质等角度出发,应当允许当事人就判决理由中具有诉讼请求认定性质的判断单独申请再审。引申而言,一定条件下应当赋予判决理由约束效力,其中对诉请型判断直接认定既判力,对要件型判断赋予其约束力,对其他辅助型判断不赋予约束力。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长沙勘察设计研究院与海南省汇富房地产开发公司长沙公司、海南省汇富房地产开发公司合作建房合同纠纷案  

【裁判摘要】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案件进行再审的基础,是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确有错误,或者有证据证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违反调解自愿原则或调解协议的内容违法。纠正原审错误是再审的基本功能。因此,再审应当依据原审的审理范围进行,而不能超出原审范围进行裁判。

【裁判要旨】调解书涉及案外人抵押房产处分不构成再审条件——生效调解书虽然涉及案外人享有抵押权的不动产处分,但案外人基于抵押权的追及力可向抵押物最终受让人追偿。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前述生效调解书进行再审,并对抵押权作出处理,超出了原审范围。

·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案件应当再审——包头市华英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与包头市九原区兴胜水泥厂租赁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案

【裁判要旨】据以作出原裁判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变更,应再审——在原判决、裁定所依据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变更的情况下,会直接引起已裁判认定的案件事实或案件性质与客观真实情况不符,原生效法律文书中的案件事实或案件性质应重新认定。

·重庆长江轮船公司与宜昌三通航运有限公司定期租船合同纠纷申请案  

【裁判要旨】当事人以原判决遗漏诉讼请求申请再审的,具有法律依据,再审过程中提出新的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可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不予审理。

·关凯旋与吴南芬民间借贷纠纷再审案 

【裁判要旨】对于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裁定再审,应当符合下列两个条件之一:一是调解违反自愿原则,二是调解协议内容违法。

·杨培康与无锡活力保健品有限公司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9年第11期(总第157期)】

【裁判摘要】

诉讼和解协议是案件当事人为终止争议或者防止争议再次发生,通过相互让步形成的合意,和解协议的内容不限于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事项。

当事人具有较高的文化程度,并有代理律师一同参与诉讼、调解、和解活动。在此情形下,当事人在和解协议上签字同意并收取了对方当事人按照和解协议支付的款项,此后又以调解违背其真实意愿为由申请再审的,其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情形,应予驳回。

·四川(西藏)华西普济医院、西藏藏丰实业有限公司与中国第五冶金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显失公平”作为当事人申请再审撤销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调解书的理由不应得到支持

【裁判要旨】调解书只有在违反自愿原则或者内容违反法律时,才可以再审。显失公平不能作为再审的理由。

·中国农业银行昆明市官渡区支行与昆明策裕集团有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再审案  

【裁判要旨】申诉人为本案所涉抵押房屋的原产权人,其与本案抵押人的房屋买卖合同已经仲裁裁决确定为无效。一、二审法院为允许其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属于遗漏了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程序违法,依法应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芜湖巿惠康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建六局土木工程有限公司、安徽泰美投资有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对于冯亚东的询问笔录,原审法院已经明确要求中建六局进行质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主张和案件审理情况,确定当事人应当提供的证据及其期限”的规定,人民法院有权根据相关情况和法律规定确定当事人提供证据的期限,中建六局以对方举证已经超过举证期限为由而拒绝质证,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原判决认定“由于该证据形成于一审庭审后,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与本案事实相关,遂要求中建六局进行质证,并在中建六局坚持不予质证的情况下,结合本案其他证据综合加以认定,并无不当”,并非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情形。

·云南德宏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责任公司与段德金、梅强等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裁判要旨】人民法院有权对逾期提供的证据作出是否组织质证的决定,人民法院决定组织质证的,对方当事人应当对这些证据进行质证,若其拒绝质证,应视为对质证权利的放弃。

【裁判摘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在原审中拒绝发表质证意见或者质证中未对证据发表质证意见的,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未经质证的情形;另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对逾期提供的证据作出是否组织质证的决定,人民法院决定组织质证的,对方当事人应当对这些证据进行质证,若其拒绝质证,应视为对质证权利的放弃。本案在一审中,再审申请人段德金对本案涉及的第九组、第十一组证据,即德宏国际公司提交的录音材料及“情况说明”的质证意见为不予质证。该情况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未经质证的情形。

·刘华与大连华成天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要旨】法院判决既未在“本院认为”中对当事人的某项诉讼请求是否成立进行分析,亦未在判决主文中对此项诉讼请求能否支持进行判定,属于遗漏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裁判摘要】经审查,刘某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为四项,第一项即为请求“华成天宇公司协助刘某办理产权登记手续”,刘某在二审上诉请求中亦是要求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但二审判决在撤销一审判决后,对该项诉讼请求未予处理,既未在“本院认为”中对此项诉讼请求是否成立进行分析论述,亦未在二审判决主文中对此项诉讼请求能否支持进行判定,属于遗漏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4455号

【裁判摘要】民事案件的案由应当依据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确定。案由是全案法律关系的总结与归纳,属于司法统计和审判管理范畴。案由定性准确与否,并非评价判决实体裁决结果及法律适用正确与否的直接依据。 故杨某某再审认为原判决所确定的案由错误,不属于法定的再审事由,本院不予审查。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2944号

【裁判摘要】是否违反级别管辖、是否超审限不属于再审事由——级别管辖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法定再审申请事由。......且原审是否存在超审限问题,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法定再审申请事由,故嘉伯文化公司此再审申请事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最高法行申5665号

【裁判摘要】超审限一般不构成再审事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本院认为,超过法定审限作出裁判,确属违反法定诉讼程序的行为,应予指正。但是,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必须达到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程度,才构成再审的法定事由。八岸屯小组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一、二审超审限问题影响本案的公正审判,故其该项主张缺乏事实根据,亦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1927号

【裁判摘要】审限问题不属于再审事由——关于一审法院审理期限的问题。二审法院已对一审法院超审限审理问题予以明确解释说明,而且审限问题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本院对易所试公司该项再审理由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3)民申字第348号

【裁判摘要】超审限不属于申请再审事由——关于一、二审法院审理超审限的问题。经审查,孙××等三人起诉时间为2007年3月,一审判决时间为2010年2月8日,一审期间为35个月;二审判决时间为2010年8月16日,二审期间为6个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第一百七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款的规定,一审法院审理可能存在超审限的问题,但本案情况比较特殊,当事人众多,双方争议较大,且一审追加当事人需要花费时间。鉴于本案实体并无不当,即使存在超审限问题,且超审限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申请再审事由,原判仍应维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32号

【裁判摘要】案件级别管辖问题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应予再审的事由,东方钢铁公司、北方制钢公司以本案一审不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为由申请再审,不能成立。

·唐某1、唐某2民间借贷纠纷民事裁定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4529号

【裁判摘要】法院审借贷纠纷案件未审查出借人是否为职业放贷人、出借资金是否为自有资金不属于法定再审事由——至于本案是否存在出借人为职业放贷人、出借资金为自有资金等事实问题,法律并无明文规定人民法院对此未予审查即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可以进入再审的事由,而唐某1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前述事实的存在,故其此项理由不能成立。

·王某某与刘某某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再审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3132号

【裁判摘要】超出申请再审期限增加申请再审事由不予审查——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民事再审审查坚持事由审查的原则,王××在法律规定的申请再审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再审所提出的事由仅为第二百条第六项,而其于2016年12月5日提出按照第十一项的事由申请再审,已经超过了六个月的再审申请期限,本院不应予以审查。

·唐山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三河市思菩兰集团有限公司合同纠纷再审申请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最高法民申453号

【裁判摘要】宏成公司申请再审称:原审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规定之情形,应依法再审,并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驳回思菩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本院经审查认为,一、本案不存在遗漏必要共同诉讼人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另外,遗漏必要共同诉讼人的情形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八项规定的情形,宏成公司并未就该再审事由进行援引。

·周某某、梁某某等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民事申请再审审查民事裁定书

【案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粤民终3266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21)最高法民申7858号

【裁判摘要】陈××并非本案当事人,案涉证据未经陈××质证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情形,陈××提交的《情况说明》亦非原审判决据以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周××、梁××主张其已退出租赁合同关系,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因未提供充分证据,其主张不予支持。

【解读】2020年2月18日,陈××的父亲陈××1向一审法院出具一份《情况说明》,说明如下:1.朱××、梁××、周××、佘×共同向陈××租赁涉案房屋,与陈××1无关;2.涉案房屋一直由朱××、梁××、周××、佘×共同租赁,梁××、周××、佘×没有退租。

·李某某等与荆州华汇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最高法民申4690号

【裁判摘要】李××等7人还主张一审合议庭变更未及时通知当事人,该情形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规定的“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的情形。

·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兴隆镇十四顷村民委员会诉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兴隆镇十四顷村第四村民组等侵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2251号

【裁判摘要】诉讼时效是否超过亦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此外,十四顷村委会还主张本案超出诉讼时效。本院认为,本案所涉征地补偿纠纷发生以来,被征地农户多次请求政府予以解决,并未放弃其权利主张,原审认定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并无不当。诉讼时效是否超过亦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故本院对十四顷村委会的该项再审理由不予认可。

·北京矿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与郴州钖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再审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4694号

【裁判摘要】法院对于当事人超过举证期限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未予准许不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符合本解释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职权通知证人出庭作证。未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不得出庭作证,但双方当事人同意并经人民法院准许的除外。”矿冶公司未按规定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申请,人民法院未准许证人出庭作证,不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

·宜昌市伍家岗区汇鑫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宜昌市九鼎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4325号

【裁判摘要】二审判决书未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属于文书制作重大错误但不属于二审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二审判决书中没有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的字样,属于文书制作的重大错误。但判决对中行三峡分行提交的新证据的内容、证明目的及汇鑫公司、九鼎公司的质证意见均已详细列明,并结合各方当事人的意见归纳争议焦点,进行论述,不存在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3956号

【裁判摘要】关于二审法官提前泄露判决结果,导致二审调解无法进行,二审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进行调解。第九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进行调解,可以由审判员一人主持,也可以由合议庭主持,并尽可能就地进行。第九十六条规定,调解达成协议,必须双方自愿,不得强迫。调解协议内容不得违反法律规定。从上述法律规定看,调解是双方当事人自愿前提下,自愿或由人民法院主持下达成协议。本案中,兴博公司与国能宁煤公司虽有调解意愿,但双方当事人并未形成书面内容,最终未达成调解协议。兴博公司认为二审法官提前泄露二审判决结果影响本案调解,二审法官违反举证原则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申6470号

【裁判摘要】(1)一审送达程序有异议应当在上诉中提出,不应在二审判决后再审程序中提出;(2)送达程序违法并非再审事由——关于一审送达程序是否违法的问题。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在公告中载明的送达期间并无错误。此外,送达程序是否违法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梅××对此有异议的,应在上诉中提出。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辽民再531号

【裁判摘要】(1)民事诉讼法对调解书进行再审的前提条件只有两个,一个是调解违背自愿原则,另一个是违反法律规定;(2)以主体不适格为由撤销原一审调解书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关于本案调解书是否存在主体不适格的问题,本案是否属于法律规定调解书应予再审的情形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提出证据证明调解违反自愿原则或者调解协议的内容违反法律的,可以申请再审。经人民法院审查属实的,应当再审。即民事诉讼法对调解书进行再审的前提条件只有两个,一个是调解违背自愿原则,另一个是违反法律规定。本案原再审后的处理结果实质上是否认了辽宁科技馆商场主体资格。而辽宁科技馆商场主体资格是否合适的问题,在原一审2003年10月28日中国银行沈河支行起诉时,起诉所列被告主体是辽宁科技宾馆商场,被告提供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落款是辽宁科技宾馆商场盖章,上载明马××是辽宁科技馆商场任经理,是法定代表人,盖章与证明的主体存在不一致。在一审审理中既有辽宁科技宾馆商场相关证照,又有辽宁科技馆商场的相关证照。在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书确定的主体是辽宁科技馆商场,中国银行沈河支行代理人在该调解协议上签字,最后的调解书列明的主体亦是辽宁科技馆商场。被告主体是否适格应当遵从原告的意愿且与原告具有法律关系,根据以上情况,中国银行沈河支行对被告的主体情况应当知晓,中国银行沈河支行在调解协议书签字应当视为对被告辽宁科技馆商场主体身份的认可,且从本案双方提交的证据看,辽宁科技宾馆商场与辽宁科技馆商场具有一定的关联性,本案不能得出辽宁科技馆商场与中国银行沈河支行不具有利害关系,从而不具备起诉条件的结论。从调解书进入再审的条件看,本案并不存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违反调解自愿原则和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以主体不适格为由撤销原一审调解书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综上,原一审调解书并未违反调解自愿原则、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由于辽宁科技馆商场与辽宁科技宾馆商场存在主体混同,实际为一个主体,且调解书载明的主体双方签字时均认可,原调解书确定的内容符合客观基本事实。因此原再审以辽宁科技馆商场主体不适格为由撤销原调解书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上均存在不当,应当予以纠正。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豫民申211号

【裁判摘要】伪造的证据未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主要证据(而是补强证据)不支持再审申请——毕××、宋××、杨××申请再审主张一审法院以两份购车发票认定贷款金额,但该两张购车发票是伪造的,故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为理由申请再审。经审查,本案中,由毕××签字确认的《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附件二中明确的约定了牵引车、挂车的总价、首付款、融资期限、每期租金等,在2018年6月15日前,毕××均按该约定支付租金。此外,静晨公司、毕××签订的《购车合同》第一条产品名称、规格型号、金额中明确约定牵引汽车的价款是380000元,挂车的价款是118300元,总计498300元,《购车合同》中所列的车辆价款与两张发票的金额一致。综合上述情况,原审判决主要依据民生公司、毕××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附件二中的约定确定贷款金额,并非单独依据两张购车发票确认贷款金额,不能证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申请人如果发现伪造发票行为,可以向相关行政部门反映。综上,毕××、宋××、杨××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京民申4083号

【裁判摘要】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经本院审查,案涉相关合同涉嫌伪造,直接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因此,对其效力应当重新予以审查。马×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的规定。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闽06民申26号

【裁判摘要】主张伪造的证据不构成主要证据,不影响案件事实的认定,不属于再审事由——成××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的情形主张再审,但其认为的加工协议记载的“注本协议一式三份各一份,如有纠纷于漳州龙文法院处理”没有证据证明该内容系伪造;而且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但加工协议记载的“注本协议一式三份各一份,如有纠纷于漳州龙文法院处理”不构成主要证据,不影响案件事实的认定,而成××对加工协议记载的其他内容及其本人签名也无异议;另外,成××也没有证据证明其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三项、第十二项、第十三项规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因此,成××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的情形主张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

·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闽08民申13号

【裁判摘要】二审判决虽采纳伪造证据,但该伪造证据并非是二审判决据以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属伪造证据再审事由——游××主张林××二审提交的疾病证明书系伪造的,经调查,该疾病证明书中的医生签名确系伪造,二审判决虽采纳该证据,但该证据并非是二审判决据以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亦未作为林××向游××交付17万元借款的依据。因此,本案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情形。但林××伪造证据妨害了民事诉讼,妨碍了本院对本案件的审理,本院另案对其进行处罚。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浙06民申39号

【裁判摘要】主张伪造的证据未被原审判决采信不属于伪造证据再审事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应当再审。本案中,再审申请人提出的伪造证据系一审期间被申请人提交的通话录音光盘,该证据经组织庭审质证并未予以采信,故该证据不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证据,再审申请人提出的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证据系伪造的理由不能成立。

·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闽01民申279号

【裁判摘要1】对真实性无异议的证据,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是伪造的证据,以伪造证据事由申请再审不予支持——1.关于证据三《补充协议》是否是伪造的问题。首先,在本案一审庭审质证时,刘××、陈××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明确表示“对证据三真实性无异议”;其次,在本案二审过程中,无论是在上诉状中还是在二审调查时,刘××、陈××均未对《补充协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最后,叶×与刘××、陈××分别提交的《补充协议》的内容完全一致,仅是叶×提交的《补充协议》复印件中,“签约时间:2016年11月21日”部分缺失。因此,刘××、陈××钦关于《补充协议》是伪造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3.关于证据五《不动产权籍调查成果确认单》是否是伪造的问题。在本案一审庭审质证时,刘××、陈××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明确表示“对证据四、证据五真实性无异议”。此外,在本案二审过程中,无论是在上诉状中还是在二审调查时,刘××、陈××均未对《不动产权籍调查成果确认单》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因此,刘××、陈××关于《不动产权籍调查成果确认单》是伪造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摘要2】二审法院并未依据已被撤销证据作出裁判,不属于伪造证据再审事由——关于证据四《平潭综合实验区规划局关于宝城花园个人住宅(刘××)项目竣工核实面积意见的函》是否是伪造的问题。在本案二审过程中,刘××、陈××提交了《平潭综合实验区规划局关于撤销宝城花园个人住宅(刘××)项目相关竣工规划条件核实文书的函》,证实《平潭综合实验区规划局关于宝城花园个人住宅(刘祖兴)项目竣工核实面积意见的函》已被撤销,二审法院对此也进行了分析认证。二审法院也并未依据《平潭综合实验区规划局关于宝城花园个人住宅(刘××)项目竣工核实面积意见的函》作出判决,因此,《平潭综合实验区规划局关于宝城花园个人住宅(刘×)项目竣工核实面积意见的函》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因此,刘××、陈××关于《平潭综合实验区规划局关于宝城花园个人住宅(刘××)项目竣工核实面积意见的函》是伪造的申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2274号

【裁判摘要】未经质证证据并非原审判决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当事人以原审证据未经质证为由申请再审不予支持——再审申请人提出,一审法院在庭审结束后与普瑞铭克分公司代理人谈话,该谈话笔录未经质证,二审法院对该程序问题未予纠正。对此问题,经查,二审法院并没有将该谈话笔录作为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依据,再审申请人的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2204号

【裁判摘要】未经质证的证据并非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不构成主要证据未经质证再审事由——关于原审法院未对2012年12月8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进行质证是否构成程序违法的问题。……原审法院据此认定该《协议书》系双方真实履行的合同并参照该《协议书》的约定确定案涉争议工程的结算工程款,……2012年12月8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不是原审法院据以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亦未作为本案当事人之间工程价款结算的依据,故本案中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情形,龙化公司关于原审法院未对该份合同进行质证构成程序违法的此项申请再审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鲁民申1734号

【裁判摘要】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事实属于免证事实属于无须举证的事实,未经质证不属于再审事由——关于申请人所提证明被申请人主体资格的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03破6、7、9号之二民事裁定书未经质证的再审事由。本院认为,上述裁定书系二审法院所作出的生效法律文书,虽一审法院未组织质证,但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的事实属于当事人无须举证的事实,原审依据上述裁定书认定被申请人的主体资格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冀民申10014号

【裁判摘要】免证事实未经质证不属于再审事由——刘××1以建投公司、征收办为被告提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诉讼、刘××1与刘××2会确认赠予合同效力纠纷诉讼有法院生效法律文书为证,法院生效法律文书依法属于免证事项,刘××1以相关证据未质证为由主张本案应予再审于法无据。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川民再368号

【裁判摘要】(1)二审法院在当事人提交新证据,且有新事实认定的情形下,应当公开开庭审理;(2)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审理,属于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再审事由——何××、李××、李×向本院提交了与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助理翟××的通话记录,能够证明二审法院是通过由法官助理主持询问的方式进行的诉讼活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下列上诉案件,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规定可以不开庭审理:(一)不服不予受理、管辖权异议和驳回起诉裁定;(二)当事人提出的上诉请求明显不能成立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的;(四)原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需要发回重审的。”的规定,二审法院在当事人提交新证据,且有新事实认定的情形下,应当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公开开庭审理。即便是双方当事人同意采用询问的方式进行审理,也应当由合议庭的成员主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一条:“原审开庭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九项规定的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二)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审理的;”之规定,本案二审审理程序严重违法。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1262号

【裁判摘要】原审认定构成重复起诉依据的一审未生效裁判文书并非生效裁判,即使该法律文书被撤销也不属于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本案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川民初字第9号案件的当事人及其诉讼地位完全相同,两案起诉状中载明的诉请请求及诉讼请求记载数额完全一致,且两案诉讼标的均为雅砻江水电公司的排渣行为是否给冕里稀土选矿公司财产造成损失的民事争议,因此本案二审裁定据此认定两案诉讼标的相同,并不缺乏证据证明。......另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川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并非生效裁判,基于各方当事人对该判决的上诉所形成的本院(2011)民一终字第44号民事裁定才系终审生效裁判,该民事裁定亦未被再审程序撤销,因此冕里稀土选矿公司申请再审主张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事由亦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1262号

【裁判摘要】原审认定构成重复起诉依据的一审未生效裁判文书并非生效裁判,即使该法律文书被撤销也不属于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本案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川民初字第9号案件的当事人及其诉讼地位完全相同,两案起诉状中载明的诉请请求及诉讼请求记载数额完全一致,且两案诉讼标的均为雅砻江水电公司的排渣行为是否给冕里稀土选矿公司财产造成损失的民事争议,因此本案二审裁定据此认定两案诉讼标的相同,并不缺乏证据证明。......另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川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并非生效裁判,基于各方当事人对该判决的上诉所形成的本院(2011)民一终字第44号民事裁定才系终审生效裁判,该民事裁定亦未被再审程序撤销,因此冕里稀土选矿公司申请再审主张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事由亦不能成立。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黔民申649号

【裁判摘要】关于本案中是否存在据以作出原判决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三条“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规定的法律文书包括:(一)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二)发生法律效力的仲裁裁决书;(三)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当事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规定的事由申请再审的,除了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必须是生效裁判、仲裁裁决或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外,还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原判决、裁定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系依据上述法律文书作出的,如果该法律文书不涉及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认定,则不构成该项再审事由;二是上述法律文书已经被依法撤销或变更,导致认定案件基本事实和案件性质的依据丧失。经查,申请人申请再审的理由不符合上述条件。故申请人的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最高法民申2036号

【裁判摘要】非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被撤销不属于裁判依据错误再审事由——关于案涉《公证书》被撤销是否足以构成本案应予再审情形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规定的应当再审情形为"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三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规定的法律文书包括:(一)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二)发生法律效力的仲裁裁决书;(三)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本案中,辽西公证处制发的《公证书》内容为证明祖××、张××声明书的签字属实,其性质不是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故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规定的法律文书。且原判决认定祖××、张××等名下的用海面积实际归邵××所有,并非仅依据涉案《公证书》,而是根据《公证书》以及所附的祖××、张××等出具的声明书、海域使用金收据保管情况、投资账目、邵××的上访材料以及相关部门答复等多份证据予以综合认定。《公证书》被撤销并不能否定祖××、张××等出具的关于其名下海域使用权实际是邵××个人投资的声明书之真实性以及其他证据的证明力,故《公证书》的撤销不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原判决不具有据以作出原判决的法律文书被撤销的应予再审情形,也不存在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之应予再审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3145号

【裁判要旨】生效判决作出时间在审判人员被逮捕之后,案件生效判决与该审判人员的违法行为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不属于审判人员违法犯罪再审事由。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2)民申字第1480号

【裁判摘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三项之规定,审判人员在审理某具体案件的过程中如实施了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只有该案件的当事人能够以此为由申请再审,该审判人员所承办的其他案件的当事人并不能以此为由申请再审,因为审判人员在某一案件中的枉法行为与其承办的其他案件的处理结果之间并不存在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浙民申2547号

【裁判摘要】关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这一再审申请事由。吴××虽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事由提出再审申请,但其再审申请书中对此并未提出具体的理由,也未就原裁定认定的事实提出异议,故该再审事由不成立。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