讼也  > 所属分类  >  民商专题    民商专题精解   
编辑

推荐|矿业权纠纷精解

更新时间:2021-09-19   浏览次数:3146 次 标签: 【基于民法典】 采矿权纠纷精解 矿业权 云讼专题 D247 D329 【矿藏、水流、海域的国家所有权】 【合法探矿权等权利的法律保护】

文章摘要:

【目录】1.什么是矿业权?2.什么是矿业权纠纷案件审判理念?3.什么是矿业权出让合同?4.什么是矿业权转让合同?5.什么是矿业权抵押合同?6.什么是越界勘探开采法律责任?7.什么是矿业公益诉讼?8.什么是矿业司法建议和移送处理?

文章摘要2:

目录

法律专题 回目录

法条链接 回目录

《民法典》

  第二百四十七条【矿藏、水流、海域的国家所有权】矿藏、水流、海域属于国家所有。

  第三百二十九条【合法探矿权等权利的法律保护】依法取得的探矿权、采矿权、取水权和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


2011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办[2011]442号)

  12、在审理矿业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件时,应按照矿产资源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确认合同的法律效力。转让合同符合矿产资源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但未经审批管理机关批准的,应认定转让合同未生效。 

废止法条 回目录

《物权法》

  第四十六条【矿藏、水流、海域的国家所有权】矿藏、水流、海域属于国家所有。

经典案例 回目录

·指导案例123号:于红岩与锡林郭勒盟隆兴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执行监督案

【裁判要点】生效判决认定采矿权转让合同依法成立但尚未生效,判令转让方按照合同约定办理采矿权转让手续,并非对采矿权归属的确定,执行法院依此向相关主管机关发出协助办理采矿权转让手续通知书,只具有启动主管机关审批采矿权转让手续的作用,采矿权能否转让应由相关主管机关依法决定。申请执行人请求变更采矿权受让人的,也应由相关主管机关依法判断。

·陈允斗与宽甸满族自治县虎山镇老边墙村民委员会采矿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2年第3期】

【裁判摘要】

一、租赁采矿权属于一种特殊的矿业权转让方式,采矿权转让合同属于批准后才生效的合同。根据国务院《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出租采矿权须经有权批准的机关审批,批准转让的,转让合同自批准之日起生效。

二、诉讼中,采矿权租赁合同未经批准,人民法院应认定该合同未生效。采矿权合同虽未生效,但合同约定的报批条款依然有效。如果一方当事人据此请求对方继续履行报批义务,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客观条件允许的,对其请求应予支持;继续报批缺乏客观条件的,依法驳回其请求。

【裁判要旨】变相转让、出租探矿权采矿权合同如未经有关审批的机关批准,应认定该合同未生效;如一方当事人据此请求对方继续履行报批义务的,经审查认为客观条件允许的,对其请求应予支持;如双方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变相转让、出租探矿权采矿权的,应确认转让、出租行为无效

【裁判意见】采矿权转让合同未生效,出让人不承担违约责任。

·王钧等与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陶村乡人民政府等股权确认纠纷上诉案  

裁判规则】

①矿山企业的经营权不同于矿山企业的采矿权:

A.根据《矿产资源法》第六条约定,只有当矿山企业存在合并、分立、合资经营、合作经营、资产出售、变更产权的情形时,才可能发生矿山企业的采矿权转让;

B.只要双方达成合意,矿山企业的经营权就能够实现转让;

C.产权单位因无力经营而决定以托管的方式将矿山企业交由自然人出资经营的,该自然人由此取得的系矿山企业的经营权股份,而非矿山企业的采矿权股份。

②股东在订立矿山企业经营权承包合同时约定,由双方共同出资承包矿山企业经营权,如果出现股权转让情形,转让股权的一方应当通知对方,并由双方协商处理后续事宜的,双方均应遵守该约定。负责实际经营矿山企业的股东未经告知未实际经营的股东,即将矿山企业改制并将改制后的企业股权转让,应当认定其未能履行合同约定的告知义务,具有过错,该享有实际经营权的股东应当向对方承担赔偿责任。

③采矿权是指法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在取得开采资质后,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占有、开采国家所有的矿产资源并取得相应收益的物权(只有具备开采资质的人,符合法定情形时才能实现转让)。

④矿山企业的经营权是指在经营矿山企业的过程中,对企业财产经营、投资和其他事项拥有的支配权和管理权(本质上是一种经营管理权)。

·西乌珠穆沁旗意隆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与温州市华建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包合同纠纷上诉案——不构成矿业权转让的承包合同的效力认定

【提示】采矿权承包合同、矿业权转让合同区别及效力认定——合作开采煤矿协议若具备合同期限固定、开采范围固定、发包方控制矿产品销售等承包合同典型特征,应为有效。

法理提示】有关矿业权承包的合同的性质和效力要结合合同内容进行认定。若名为承包,实为转让,应适用矿产资源法第六条、《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十条等关于矿业权转让的规定来认定其效力;若具备合同期限固定、开采范围固定、发包方控制矿产品销售等承包合同的典型特征,应认定为矿业权承包合同,不构成矿业权转让,在不具备其他无效事由的情形下,应认定合同有效。

【裁判要旨】合作开采煤矿协议若具备合同期限固定、开采范围固定、发包方控制产品销售等承包合同典型特征,应认定为矿业承包合同,不构成矿业权转让,在不具备其他无效事由情形下,应认定合同有效。

·石棉县金升矿产经营部诉徐隆涛采矿权转让合同案

(采矿权转让合同必须办理批准手续才能生效)

提示】采矿权转让合同未获批准前未生效,不应继续履行——采矿权转让合同未经矿产资源主管部门的审查批准而未生效。一方在未获批准前要求继续履行的,法院不予支持。

·陕西南海矿业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金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提示】煤矿企业股权转让协议包含探矿权转让内容,在探矿权转让合同成立并具备继续履行条件的情况下,一方后以未履行相关行政审批手续为由诉请解除的,法院不予支持。

·乌鲁木齐牙克亚富民园艺有限公司与哈密金祥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采矿权纠纷再审案

【案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新审一民提字第88号

【裁判要旨】未经审批机关批准,当事人双方订立的采矿权转让合同,若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仍未办理批准手续,则应当认定该采矿权转让合同未生效。

·西安东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熊道军等股权转让纠纷上诉案

【裁判要旨】矿山企业股权收购协议虽约定了探矿权转让内容,但双方履行的仅为股权转让,并未实际发生探矿权所有人的流转,一方以协议违反《矿产资源法》等行政法律法规关于转让探矿权应办理相应行政审批手续规定而主张合同无效的,不予支持。

·周大军等与内蒙古宏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  

【裁判要旨】违规开采、经营矿山的财产返还——未取得土地使用权及采矿权而进行开采、经营所形成的财产属于国有财产。按照依法划转国有资产的决定,向当地政府移交铅锌矿的行为是合法行为,不构成侵权。

·山西皇翰煤炭气化有限公司与山西秦鹏煤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采矿权、煤矿经营权及其他财产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联营合同实为煤矿开采权、经营权及其他财产权利的转让,未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合同无效。

·杨立民诉桦甸市国土资源局处罚案

【裁判要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进行非法采矿的行为将受到行政处罚。

【裁判摘要】杨某某在仅办理《河道采砂许可证》而未办理采矿许可手续的情况下,进行筛金的行为属于非法采矿,桦甸市国土局作为地质矿产主管部门,依法负有对辖区内矿产资源的管理职能,并享有对非法开采行为处罚的权力。桦甸市国土局对杨某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故杨某某关于该行政处罚决定违法应当撤销的主张不能成立。

·执行复议决定书

【裁判要旨】矿产主管部门以及直接责任人在履行协助执行义务的过程中,以内部规定为拖延办理,无正当理由拒不办理协助执行事项的,人民法院有权对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及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

·郴州饭垄堆矿业有限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等国土资源行政复议决定再审案

【裁判要旨】人民法院认为复议机关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能满足司法审查需要,复议机关未完全履行说明理由义务的,可以要求复议机关重新调查处理,并提供可供审查的证据、依据及相应的理由说明。

·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政府与四平市山佳石材有限公司行政赔偿再审案

【裁判要旨】采矿权被行政机关违法关闭的,采矿权人有权取得国家赔偿——行政机关违法关闭采矿权造成采矿权人合法权益的实际损失,依法应当予以赔偿,赔偿范围包括停产停业期间必要的经营性费用开支、其他直接损失。

·襄阳市襄州区人民政府与湖北鑫海矿业有限公司襄樊分公司行政补偿行政纠纷再审案

【裁判要旨】行政机关因公共利益需要撤回采矿许可应给予补偿——行政机关为了公共利益需要依法撤回采矿许可的,应当对原采矿权人的财产损失给予补偿。虽然行政机关未作出书面决定,但事实上已经构成撤回采矿许可的,也应当给予补偿。

·贵阳市花溪燕楼滴水岩煤矿为与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补偿纠纷案

【裁判要旨】采矿权被行政机关撤回引起的补偿争议不属于民事诉讼受理范围,当事人应提起行政诉讼。

·北川县擂鼓硫铁矿诉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行政补偿案

【裁判摘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二)项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可以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中,北川县擂鼓硫铁矿作为依法取得采矿许可证的合法企业,其应北川县政府的要求而将矿山关闭。北川县政府在向北川县擂鼓硫铁矿先期支付职工安置经济补偿207万余元后,对北川县擂鼓硫铁矿的其他财产损失并未予以补偿。北川县擂鼓硫铁矿认为其财产权利受到损害,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根据北川县擂鼓硫铁矿原审诉称,其关闭系基于北川县政府为保证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擂鼓镇麻柳湾村居民安置点的安全及打造山东大道景观的需要,且原审已认定北川县政府要求北川县擂鼓硫铁矿关闭发生在2012年2月9日,而54号通知于2012年11月4日才出台。基于此,原审法院认为北川县擂鼓硫铁矿系政策性关闭,其针对行政补偿提起的本案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尚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湖南省桂阳县正和乡青山煤矿诉湖南省桂阳县人民政府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裁判摘要】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于2006年4月30日作出湘煤安监察(2006)52号《关于依法关闭唐一窿等4处煤矿的意见》,明确青山煤矿由于不具备安全生产许可证颁证条件,该局已作出不予行政许可决定,并提请郴州市人民政府予以关闭。根据《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第二条“国家对矿山企业、建筑施工企业和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民用爆破器材生产企业实行安全生产许可制度。企业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不得从事生产活动。”由此,青山煤矿已不具备继续从事生产的条件。湖南省国土资源厅、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湖南省煤炭工业局于2006年11月6日作出公告,注销了青山煤矿的采矿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此后,桂阳县人民政府遂将青山煤矿关闭。因此,桂阳县人民政府关闭青山煤矿的行为有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并无违法之处。原审判决并无不当。

【解读】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已被注销的,行政机关可对煤矿实施关闭——我国对矿山企业实行安全生产许可制度,企业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不得从事生产活动。煤矿不具备安全生产许可证颁发条件、安全生产许可证已被注销的,行政机关可对煤矿实施关闭。

·韩城市桑树坪镇昌顺煤矿诉陕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处罚纠纷案

【裁判要旨】行政机关注销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内部通知属于内部行政行为,没有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和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不具有可诉性。

·潜山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诉潜山县古井工业公司处罚案

【裁判要旨】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从事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事故的,安全生产监督部门有权对事故发生单位处以行政处罚。

·郴州饭垄堆矿业有限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等国土资源行政复议决定再审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8)最高法行再6号

【裁判要旨】人民法院认为复议机关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能满足司法审查需要,复议机关未完全履行说明理由义务的,可以要求复议机关重新调查处理,并提供可供审查的证据、依据及相应的理由说明。

【解读1】采矿许可证是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代表国家向采矿权申请人颁发的、授予采矿权申请人行使开采矿产资源权利的法律凭证,但并非唯一法律文件。采矿权出让合同依法生效后即使未取得采矿许可证,也仅表明受让人暂时无权进行开采作业,除此之外的其他占有性权利仍应依法予以保障。同样,采矿许可证规定的期限届满,仅仅表明采矿权人在未经延续前不得继续开采相应矿产资源,采矿权人其他依法可以独立行使的权利仍然有效。《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第七条第二款规定:“采矿权人逾期不办理延续登记手续的,采矿许可证自行废止。”该条规定的“自行废止”,不能理解为所有矿产资源产权权益一并丧失。更不应以采矿许可证事后未得到延续的事实,来否定其与在先的采矿许可行为的利害关系。

【解读2】行政复议机关行使撤销权应当遵循比例原则和信赖保护原则并应当充分说明理由——颁发采矿许可证属于典型的许可类授益性行政行为,撤销采矿许可必须考虑被许可人的信赖利益保护,衡量撤销许可对国家、他人和权利人造成的利益损失大小问题。确需撤销的,还应当坚持比例原则,衡量全部撤销与部分撤销的关系问题。

·林某某诉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政府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7)最高法行申283号

【裁判要旨】为公共利益对企业实施关停应当给予公平合理补偿——县(市)人民政府为改善生态环境、规范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秩序等公共利益需要,依法有权决定辖区内相关采矿企业实施关停,但县(市)人民政府决定实施关停应当给予行政相对人公平合理补偿,并按照法定程序作出,否则即可能存在侵犯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而需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的情形。

·黔西南州兴仁县振兴煤矿与贵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沙支行等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民终287号

【裁判摘要】采矿权虽然是依据行政许可产生的权利,但对矿产品的开采利用本身是一种用益物权,属于物权范畴。关于采矿权初始设定之后的权利利用问题上,存在名义权利和实际权利分离的问题,即存在采矿权名义持证人之外的人享有采矿权的实际权利而名义权利人并无实际权利的可能,并且因这种分离造成的名实不符情况下的实际权利是物权不是债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当名义权利人和实际权利人就采矿权的实际权利发生争议时,通过民事确权之诉的方式予以确定或者在执行异议之诉中请求确认实际权利,符合民事诉讼的制度目的。需要明确的是,诉讼确认的是采矿权的实际权利状态而不是采矿权的行政许可,不具有直接产生许可登记的效力,不影响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关于采矿权的许可登记管理。在民事确权之诉对实际权利予以确定之后,实际权利人不能仅凭确权判决申请变更许可登记,仍然需要符合行政管理法规关于矿业权许可登记的其他具体条件。本案中,根据前述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振兴煤矿是案涉采矿权的实际权利人。理由如下:......据此,振兴煤矿对案涉采矿权和所属煤矿实际占有、经营、管理和收益,连云矿业公司除挂名之外,并未介入任何实质性经营和收益,可以认定振兴煤矿是案涉采矿权的实际出资人、使用人、管理人和收益人,即享有案涉采矿权的实际权利。......据此,在已可明确振兴煤矿是案涉采矿权的实际权利人,且在贵州银行金沙支行并不存在优先受偿权利和信赖利益保护的情况下,本案排除强制执行更符合实际情况。

【解读】(1)采矿权虽然是依据行政许可产生的权利,但对矿产品的开采利用本身是一种用益物权(属于物权范畴)。(2)通过诉讼确认的采矿权的实际权利状态并非采矿权的行政许可,不具有直接产生许可登记的效力,不影响自然资源部门关于采矿权的许可登记管理。(3)如果执行标的存在权利名实不符的情况:若该情况发生在申请强制执行债权形成之前,则可以认定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名义财产享有信赖利益,执行时可以追及;若该情况发生在申请强制执行债权形成之后,则不能认定债权人对债务人此后的名义财产权利享有信赖利益,执行时不能追及该名义财产权利。

参考资料

[1].  矿产资源法律法规   http://ms.isheng.net/index.php?category-view-603
[2].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一:中华环保联合会、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与贵阳市乌当区定扒造纸厂水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4
[3].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二:聂胜等149户辛庄村村民与平顶山天安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五矿等水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3348
[4].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三:上海市松江区叶榭镇人民政府与蒋荣祥等水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5
[5].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四:重庆市长寿区龙河镇盐井村1组与蒙城县利超运输有限公司等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6
[6].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五:朱正茂、中华环保联合会与江阴港集装箱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7
[7].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六:张长健等1721人与福建省(屏南)榕屏化工有限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8
[8].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七:姜建波与荆军噪声污染责任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9
[9].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八:中华环保联合会与无锡市蠡湖惠山景区管理委员会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400
[10].  最高法院公布的九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之九:王仕龙与刘俊波采矿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0392
[11].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十起审理矿业权民事纠纷案件典型案例   http://ms.isheng.net/index.php?doc-view-21260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