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讼也>> 百科分类 >> 法律问答

【笔记】一方当事人申请再审程序开始后,被申请人及原审其他当事人能否另行提出再审请求?

解读: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405条第2款之规定,一方当事人申请再审程序开始后,庭审辩论结束前,符合当事人申请再审期间的被申请人及原审其他当事人另行提出再审请求,法院应当一并审理,直接将该请求纳入再审审理范围并作出裁判,不需要针对该申请另行作出一份提起再审的裁定。

【笔记】对再审裁判能否申请再审?

【解读】(1)当事人就同一裁判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次数仅有一次,当事人对再审裁判不服不能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当事人对再审裁判不服仍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检察建议或者抗诉),法院亦有权依职权提请再审,次数上并无限制。 【法条链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再审撤销一、二审裁判发回重审的案件当事人对重审的生效裁判是否有申请再审权利的答复》[(2016)最高法民他118号]你院关于再审撤销一、二审裁判发回重审案件,当事人对生效裁判是否有申请再审权利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再审后将案件发回重审作出的生效裁判,当事人不服的,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再审。”——来源: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最高法民再440号《吴某某、新余市东亚物资有限公司所有权确认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笔记】如何认定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公司已具备破产原因?

解读:第一种观点——法院已经裁定终结本次执行推定具备破产原因(公司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公司未申请破产,法院认定公司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应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2)第二种观点——认为不能仅以终结执行认定具备破产原因,而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1-4条规定认定是否具备破产原因。

【笔记】法人分支机构之间纠纷是否属于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

解读:(1)《民法典》第74条第2款规定“分支机构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产生的民事责任由法人承担;也可以先以该分支机构管理的财产承担,不足以承担的,由法人承担。”(2)分支机构与法人之间的纠纷以及同一法人下设的不同分支机构之间产生的纠纷,属于法人内部的纠纷,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对于法人分支机构以自己为原告、以法人或者同一法人的其他分支机构为被告的诉讼应裁定驳回起诉。 【解析】另外观点认为,法人分支机构之间纠纷是否属于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取决于是否属于公司内部治理事项:(1)属于公司内部治理事项的,不予受理;(2)不属于公司内部治理事项的,予以受理并作出判决。

【笔记】被执行人法人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是追加法人为被执行人还是直接裁定执行法人财产?

解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5条第1款之规定,(1)被执行人法人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变更、追加法人为被执行人,而不能直接裁定执行法人的财产;(2)但是法人直接管理的责任财产仍不能清偿债务的,法院可以直接执行该法人其他分支机构的财产而无需追加其他分支机构为被执行人。

【笔记】对诉讼保全不服是申请复议还是提起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

问题:对诉讼保全能否提起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 解读:(1)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法院是否应当/不应当采取保全的裁定本身不服,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申请复议一次;(2)申请保全人、被保全人、利害关系人认为保全裁定实施过程中的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提出书面异议的,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5条规定提出行为异议;(3)案外人对保全裁定或者保全裁定实施过程中的执行行为不服,基于实体权利对被保全财产提出书面异议的,应当根据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 【注释1】申请保全人、被保全人、利害关系人:(1)对法院采取保全的裁定或者驳回申请的裁定本身不服(即对该不该保全本身不服),只能申请复议一次;(2)对保全裁定实施过程中的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提出异议,适用执行行为异议。 【注解2】案外人:(1)对保全裁定不服,基于实体权利对被保全财产提出异议,适用案外人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2)对保全裁定实施过程中行为不服,基于实体权利对被保全财产提出异议,适用案外人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

惠尔普法|对诉讼保全、先予执行不服,是适用复议程序还是适用执行异议程序进行救济?

解答:(1)当事人对保全或者先予执行的裁定不服的,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之规定可以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2)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保全实施过程中的执行行为不服的,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5条之规定提出执行行为异议;案外人基于实体权利对执行标的有异议的,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7条之规定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

【笔记】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解读:案外人以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金钱债权强制执行的,(1)执行异议不予支持;(2)执行异议之诉则根据案外人是否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判决不得执行该执行标的或者驳回诉讼请求。

【笔记】案外人执行异议与执行异议之诉审查标准是否相同?

解读:(1)案外人执行异议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针对执行异议之诉具体审查标准的法律规定或者司法解释出台前,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对案外人享有的民事权益是否足以排除强制执行进行审查认定,若不符合《规定》排除执行的标准,则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12条第1款的规定进行判断。

【笔记】错误汇款(错误转账)到被执行人账户资金能否排除他人强制执行?

【解读】目前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裁判观点:(1)误汇款(误转账)因缺乏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不能产生转移款项实体权益的法律效果,不适用“货币占有即所有”原则,案外人可以排除强制执行;(2)误汇款(误转账)应为不当得利之债,属于普通债权,不属于足以阻却执行的特殊债权,案外人不能排除强制执行。

未生效合同解除后是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还是违约责任?

【要旨】(1)已成立未生效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通常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而非缔约过失责任。(2)矿业权人未履行报批义务导致矿业权转让合同解除的,矿业权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而非缔约过失责任。但外商投资企业股权转让合同因未履行报批义务导致合同解除的,未经法院判决报批义务人履行报批义务直接解除股权转让合同的,违约方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经法院判决报批义务人履行报批义务后仍不履行报批义务而解除股权转让协议的,违约方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而非缔约过失责任。

【笔记】当事人能否以法院未释明合同解除法律后果程序违法为由主张发回重审?

解读:(1)根据《九民会议纪要》第36条、第49条之规定,当事人仅主张解除合同法院应向当事人释明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第一审人民法院未予释明,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直接释明并改判;如果返还财产或者赔偿损失的范围确实难以确定或者双方争议较大的,也可以告知当事人通过另行起诉等方式解决,并在裁判文书中予以明确。(2)因此,当事人以法院未释明合同解除法律后果违反法定程序为由主张发回重审不予支持。

共有房屋被执行,其他共有人能否请求法院停止执行?

【要旨】我国法律并不排除财产共有人对于在执行中被查封、扣押、冻结的共有财产提出析产诉讼的权利,被执行财产的共有人提起析产诉讼请求确认共有份额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并在诉讼期间中止对共同财产的执行。法院执行共有财产应当保护其他共有人依法享有的优先购买权。

【笔记】执行回转能否要求撤销原执行裁定?

问题:执行回转时原执行裁定是否应当撤销? 解读:除非原执行裁定本身存在违法情形外,原则执行裁定不因执行回转而撤销。 解析:执行回转中并不必然撤销根据原判决作出的执行裁定——(1)执行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并不因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的撤销而撤销;(2)除执行程序本身存在违法情形外,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为执行生效判决所作出的生效裁定并不因执行依据被撤销而撤销。

【笔记】被告能否口头答辩?

解读:(1)《民事诉讼法》第125条第2款只是规定“被告不提出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未明确规定被告有口头答辩的权利。(2)《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3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7条等相关规定事实上已经间接允许简易程序中被告进行口头答辩。因此,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中,原告口头起诉的,法院对被告口头答辩的权利应当予以保护。(3)对于普通程序被告能否口头答辩没有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未见到法院不允许被告当庭口头答辩情形)。

【笔记】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情况下,当事人选择侵权之诉能否适用侵权纠纷管辖规定?

问题: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情况下,当事人选择侵权之诉能否适用侵权纠纷管辖规定?还是应当适用合同纠纷管辖规定(包括协议管辖约定)? 解读:(1)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竞合的情况下,案件性质仍然属于因合同引发的纠纷,只是当事人选择违约方承担侵权债责任的方式承担合同违约责任,应当适用法律关于合同纠纷的管辖规定,而非单纯适用侵权纠纷管辖的规定;(2)如管辖协议并未排除基于合同而产生的侵权之诉之适用,合同当事人即使选择侵权之诉仍应依据合同管辖约定来确定管辖法院。

【笔记】如何认定网络侵权行为地和结果发生地?

解读:(1)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5条)。(2)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侵权行为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网络服务器、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均难以确定或者在境外的,原告发现侵权内容的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可以视为侵权行为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5条规)。

【笔记】实际施工人以承包人代理人身份及实际施工人身份两次起诉是否构成重复起诉?

【解读1|案例1】前案承包人(实际施工人作为代理人)起诉发包人支付工程款,后案实际施工人起诉承包人支付实际施工人工程款(发包人和其他承包人承担连带责任),前案和后案诉讼标的不同(前案诉讼标的为发包人支付承包人工程款;后案诉讼标的为承包人支付实际施工人工程款),当事人的诉讼地位在前后诉中不相同,不构成重复起诉; 【解读2|案例2】前案承包人(实际施工人作为代理人)起诉发包人支付工程款,后案实际施工人起诉承包人、发包人支付实际施工人工程款,诉讼标的为发包人支付工程款,承包人和实际施工人两次起诉构成重复起诉。

【笔记】被告缺席审理法院对被告庭前提交答辩状以及证据及其他诉讼材料应否纳入审理范围?

解读:被告缺席审理,法院对被告庭前提交的答辩状以及证据及其他诉讼材料应当纳入审理范围:(1)《民事诉讼法解释》第241条规定,被告缺席审理的,法院应当“对到庭的当事人诉讼请求、双方的诉辩理由以及已经提交的证据及其他诉讼材料进行审理”;(2)被告缺席审理,被告之前提出的答辩状以及已经提交的证据及其他诉讼材料应该视为被告诉讼主张,法院应当纳入法庭调查的范围进行审理,原告应当对其进行辩论,法院可以将其作为裁判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