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讼也>> 百科分类 >> 法律问答

【笔记】实际施工人能否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解读:根据《民法典》第80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35条之规定,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主体是与发包人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相对方即承包人,法律并未赋予实际施工人该项权利。因此,实际施工人无权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应当如何理解?

【问题】“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应当如何理解? 【解答】(1)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约定不明确,原告只有基于合同约定的实体权利义务要求被告履行合同义务给付货币的,才能以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2)如果原告并非基于合同约定的实体权利义务要求被告给付货币的(即被告给付原告货币并非履行合同约定的实体权利义务),不能以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笔记】原告诉讼请求相互矛盾是否符合案件受理条件?

问题:原告能否在同一诉讼中提出相互矛盾诉讼请求? 解读: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第3项“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之规定,并未对原告诉讼请求能否相互矛盾作出规定。因此,同一诉讼程序中,原告分别基于对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的不同判断提出两个以上的诉讼请求,如果各项诉讼请求均符合受理条件,人民法院均应立案受理。

惠尔普法|法院诉讼文书能否不经直接送达而采用法院专递送达方式?

解答:《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八条规定“直接送达诉讼文书有困难的”,可以邮寄送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直接送达诉讼文书有困难的”,可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第二条规定“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其送达与人民法院送达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因此,人民法院可以不经直接送达采用法院专递送达,法院专递送达具有法院送达的效力。

【笔记】层层转包和分包实际施工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不具有合同关系的发包人、总承包人和分包人主张欠付范围内工程款?

问题:在层层转包、分包的情况下,是只有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还是其他承包人、分包人也应当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 解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43条第2款之规定,(1)层层转包和分包的实际施工人有权请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责任;(2)如果发包人已经向总承包人支付全部工程款,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情况,则总承包人应当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向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3)如总承包人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情况,则由总承包人下一级分包人或者转包人在欠付工程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依次类推,由发包人、分包人、转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向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的范围。

【笔记】购房人仅提供销售不动产统一发票、收款收据能否认定已经实际付款并排除强制执行?

解读:(1)执行异议之诉涉及案外人、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三方当事人的利益,与普通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并不相同,购房人仅提供发票、收据,或者房地产开发企业对付款事实表示认可,尚不足以认定已经实际付款,还应查明购房人实际支付购房款的事实;(2)购房人仅提供销售不动产统一发票、收款收据不能认定已经实际付款并排除强制执行。

招标投标中未中标人能否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宣告中标合同无效?

【要旨】招标投标产生的纠纷,除“招标投标买卖合同纠纷”、“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两种案由外,其他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未中标人直接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人民法院宣告中标合同无效的,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

【笔记】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是否属于中级人民法院级别管辖范围?

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系指仿冒、虚假广告、侵犯商业秘密和损害商誉的行为,不包括串通招投标。因此,串通招投标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属于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范围。

【笔记】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能否参加投标?

解读:《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34条第1款规定:“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参加投标。”(1)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且“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的”,不得参加投标,否则投标无效;(2)与招标人虽然“存在利害关系”,但该利害关系并不影响招标公正性的,可以参加投标,该投标不因利害关系而无效。

【笔记】自然人参加投标能否适用《招标投标法》?

解读:(1)《招标投标法》第25条对自然人参加投标仅限于依法招标的科研项目允许个人参加投标的情形,其他项目参加投标的必须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而不能是自然人;(2)自然人违反《招标投标法》第25条规定参加投标,是否适用招标投标法规定,存在肯定观点和否定观点。

【笔记】政府采购行为是否适用《招标投标法》?

解读:根据《政府采购法》第4条规定“政府采购工程进行招标投标的,适用招标投标法”,只对采购工程进行招标投标的适用招标投标法;其他政府采购行为不适用招标投标法。

【笔记】原告为明确立案标的额以及交纳诉讼费需要而作出相应陈述是否构成自认?

解读:(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3条之规定,诉讼中的自认具有程序性,是当事人行使处分权的结果,须以明确的方式作出。(2)原告为明确立案标的额以及交纳诉讼费的需要作出的相应陈述,并不构成相关标的价值的自认。

【笔记】法院对受送达人在监狱服刑不知情,能否在无法邮寄送达下落不明时适用公告送达?

解读:(1)公告送达的前天条件为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其他方式无法送达;(2)法院对受送达人在监狱服刑不知情,向受送达人户籍地邮寄送达后无人签收且下落不明,法院依法公告送达符合法律规定。

【笔记】反担保合同是否是担保合同从合同?

问题:反担保合同是否是担保合同从合同?担保合同无效,反担保合同是否无效? 解答1:根据《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9条之规定:(1)本担保的担保人追偿权产生的依据并非本担保合同而是本担保委托合同(无因管理);(2)反担保的目的是为了担保本担保追偿权的实现,本担保委托合同是反担保的主合同,反担保合同是本担保委托合同(无因管理)的从合同,反担保合同并非担保合同的从合同。 解答2:担保合同无效,反担保合同不因此无效。

【笔记】担保人代偿后是取得追偿权还是债权人代位权?

解读:(1)《民法典》第700条规定承担担保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担保人享有追偿权和对债务人法定代位权(不享有对其他担保人的代位权);(2)《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8条第2款规定承担了担保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担保人有权行使债权人对债务人享有的担保物权。

惠尔普法|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能否向债务人及其他保证人追偿诉讼费、评估费和执行费等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

解答:(1)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和行使追偿权的法定范围均限定为“保证责任”范围;(2)只要诉讼费用、评估费和执行费等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属于保证人的“保证责任”范围,已经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均有权向债务人及其他保证人依法追偿。

【笔记】担保人能否请求按照主债权人享有利息标准计算代偿款利息?

解读:根据《民法典》第700条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有权在其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内向债务人追偿,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但是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利益。”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和不得损害债权人利益外,担保人代偿后向债务人追偿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担保人有权请求按照债权人享有利息标准计算代偿款利息。

连带共同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未向债务人追偿之前,能否向其他共同保证人行使追偿权?

【要旨】连带共同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既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向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行使追偿权,不以向债务人追偿为前置条件。

【笔记】如何认定债务人实施欺诈行为或者采取胁迫手段订立保证合同效力?

解读:(1)根据《民法典》第149条之规定,债务人欺诈保证人订立保证合同时,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欺诈行为的,保证人享有撤销保证合同的权利;(2)根据《民法典》第150条之规定,在债务人胁迫保证人时,无论债权人对这一事实是否知情,保证人均享有撤销保证合同的权利;(3)保证人撤销保证合同的撤销权受《民法典》第152条除斥期间限制。

【笔记】如何认定担保人为“名实不符”交易提供担保合同效力?

解读:担保人为“名实不符”交易担保合同效力:(1)名义交易的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作为从合同亦无效,担保人承担相应过错赔偿责任;(2)名义交易被否定但名义交易背后“实际”交易仍然有效,如能证明担保人是对“实际交易”提供担保的,则主合同和担保合同仍然有效。